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54|回复: 0

还未死去的魔法

[复制链接]

2580

主题

2580

帖子

790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905
发表于 2019-2-12 10: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还未死去的魔法
      
   
    闻空,是我的名字。
      
    我和祖父住在城堡外的小木屋.木屋里一年四季都很热,据说它被施了魔法.
      
    城堡很高,最上面一层是我的理想.这里是属于巫师的国度,每个人都以魔法而骄傲.年仅12岁的我也向往拥有强大的魔法站在城堡的最高层.  
      
    与祖父生活在沼泽边几乎与世隔绝.13岁这天我终于可以进城堡学习魔法了.出门时祖父递给我有着很大帽子的黑色斗篷,和他身上从未脱下的那件一样.没有对话,我早就习惯了服从.   
      
    初次来到华丽的城堡我并不感到激动反而有种莫名的恐慌.祖父把我交给一个年轻的巫师,他和我们一样穿着大帽子斗篷,不过是耀眼的红色.他把我带进一间四面通风的房间,趁者其他人还没来他问我,“你叫闻空?”我只是轻轻的恩了声."你知道除魔法外的其它法术吗?"听着他这样莫名其妙的话我只能茫然的摇摇头.他叹了口气显得很失望,接着又补充道,"我叫轩奘."  
      
    教室里人多了起来,都是些和我同龄的孩子.轩奘有激情的讲着魔法的历史.我自然听的很认真.
      
    突然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每个人脑袋两边都有圆弧状的东西.我悄悄把手伸进黑黑的帽子里......后来我才知道我的确没有被他们称之为耳朵的东西.
      
    从此我更加孤僻,谁也不理.除了依泪.
      
    她是首领的女儿,和她一起却并没有压抑的感觉.我总是快乐的问她关于城堡的事.她说她并不喜欢城堡里的生活,讨厌孤独的住在空旷的房间里.她还教了我一种能变出很多小鸟的魔法,说是寂寞的时候就听它们唱歌.
      
    我仍然很努力的学习着轩奘教给我的魔法,但是收获很少.好象我天生和魔法无缘.然而依泪却可以很轻松的学会所有的魔法.
      
    一天下课后轩奘要我和依泪到花园等他说是要教我们一种新的法术.
      
    寒风吹过依然碧绿的草坪,我不禁感叹这座魔法城堡的伟大.依泪坐在我身边我们一起听着风声等着轩奘.突然她问我,是轩奘来了吗?我环顾四周只看见远出一个黑色的身影.那人走了过来却不是轩奘,他直接走到依泪面前躬身道,"公主,回去吧.外面风大.”她先是一副难以掩饰的惊讶表情,然后不情愿的跟那人走了。
      
    忘了告诉大家,依泪双眼失明,与生具来的。
      
    初级魔法课毕业后,依泪到了城堡的上层继续学习中级魔法,而我却不合格.
      
    没有依泪的日子让我更加孤僻,我每晚呆站在窗前看着城堡里点点的亮光幻想那是她变出的小鸟。
      
    “你爱上她了?”祖父无声的来到我身边,“她是首领的女儿。”
      
    我没有回答。
      
    “我给你看样东西。”祖父递给我一个亚麻布包裹。
      
    慢慢的打开包裹,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一对墨绿色的上轮很尖的耳朵呈现在我面前,看着这本属于我的东西宁愿相信自己从来不曾拥有过。
      
    “这是兽人的耳朵。。。。你是兽人。。。。和我一样。”祖父坚定的语气不容我有一丝侥幸的想法。
      
    “我中科技术让白癜风患者早绽笑容是兽人.....”茫然无助的表情写在脸上.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瞒你了。我们是兽人部落的间谍,为了掩饰变形术的缺陷我们的耳朵被割掉了.....现在兽人正向人类攻打过来,他们将摧毁这里的一切包括我...我们都是牺牲品”
      
    祖父的话听得我心烦意乱,唯一清醒的意识就是要去见见依泪。
      
    我发了疯似的冲进空旷的城堡,两腿机械的反复运动肌肉酸痛得快要忘记奔跑的目的。这时我撞上一个人,他一手提着灯台一手抱起我向我来的方向跑回去。早已没有力气的我只能躺在他坚强的肩上随着有节奏的跑步声喘息着。他带着红色的斗篷,我知道一定是轩奘。
  白癜风治疗方法有哪些    
    又回到了小屋,祖父已经不知去向。轩奘叹了口气平静的看者我仿佛要把我的心事挖出来。接着他缓缓的掀开帽子,一颗光秃秃的脑袋上少了耳朵显得干净而铁青。
      
    轩奘告诉我祖父独自向沼泽深处去了,我感到悲凉的同时又想起了依泪。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直呆在木屋里,像是等待着什么。也许就是死亡。
      
    一群鸟儿飞到窗前叽叽的乱叫使我更加心烦,一瞬间又消失了。我明白了这是依泪的魔法。我一定要去见她,临走时轩奘教了我一个兽人的法术。
      
    午夜的城堡安静的不像话,可能士兵们都在准备迎接一场大战。我悄悄来到最高层。这里是我曾经的理想。
      
    “是你吗?闻空。”依泪从楼台上走了下来。
      
    见到她我似乎没话可说了。
      
    “要打仗了,兽人将会摧毁这里。”
      
    她会这么说我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她眼睛里分明充满着泪水。
      
    .......短暂的沉默是因为我知道我所想的她都知道了.
      
    “我想送给你一样礼物.”
      
    我拉着她的手嘴里念出了轩奘刚刚教我的咒语。
      
    依泪的眼睛明亮起来,惊讶的盯着我。与此同时我的什么药治白癜风眼睛模糊了,最后一片黑暗。只有那么一瞬间我们四目相对,我看到一生中最美的泪珠.我听见依泪的哭声,紧接着她抱着我拼命的吻我的眼睛。泪水滑落到凝固的空气中,在月光折射下变成了耀眼的光线。
      
    “你会飞吗?”依泪停止了热吻。
      
    远处战鼓雷动,死亡的气息已经逼来。                   
      
    我犹豫了一下抱着她飞身跃出了楼台。
      
    飞翔吧,我的爱人
      
    用力的吹吧,无情的风
      
    让昨天死在战场,让明天在地狱中重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隱私權條|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柔佛.com  

GMT+8, 2019-4-23 12:43 , Processed in 0.08480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Open Chat.
1
Close chat
Hello! Thanks for visiting us. Please press Start button to chat with our support :)

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