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77|回复: 0

天黑,别走了

[复制链接]

2682

主题

2682

帖子

82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215
发表于 2019-2-13 02: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存在的世界的人,常常被境况的力量影响,自己和他人的影响,偶然的机遇都是一种故事。
   
    天黑,别走了
      
   
    “喜欢看夕阳吗?”我掐了烟问着皮皮。
    皮皮看了看我,低头继续她的绣花,她的绣工实在不敢恭维,心血来潮的看街上卖刺绣图案,架不住女人的规劝。其中一定是那句:“女人会女工有女人味,男人都喜欢。”然后冲我眨眼睛,皮皮价都不还马上买了下来。我是喜欢心灵手巧的女人,给家里沙发垫绣个图案,做个布娃娃什么的,至于皮皮吗?我看不必了。
    她还买了圆的绷布的圈,然后按照图案一针一针绣起来,我看了一会,她“啊”了一声,手破了,我把她的手放到我嘴里,“还绣不了?”
    “我一定要学会!石家庄治疗白癜风的医院”皮皮挺了身子向我。
    “那我去给你买创可贴去。”
    “你笑我笨,我笨怎么了?不可以吗?要你好心!”
    “看你,看你,我说什么了?不过我真怕你的手扎的象蜂窝,我心疼。”我嘴角的笑很明显地让她发觉了,然后拖鞋砸到我身上。“你讨厌,你出去!”皮皮站了身推我出去。
    门关了,皮皮的母亲看了我一眼,笑了,没有说话,我的脸上是傻傻的笑,和脑积水的笑差不多。我敲了敲门,里面喊着:“不开,你不许进来了。”
    “我的打火机和烟都在里面,还有我的西服外套,让我这么出去感冒怎么办,你又要照顾我。”
    门开了,我的西服外套盖到我头上,手里被塞了烟和打火机,关门一刻听到,“谁要照顾你,美的你!”
    勾着衣服走到院子里,皮皮妈妈在坐着摘菜,我把衣服搭绳子上,挽了袖子端了盆水放到院子里,把皮皮妈妈摘好的菜洗起来。“迁就点,她是女孩。”我回头看见皮皮妈妈眼睛里的和蔼,“阿姨,没事的,我惹她生气了。”
    “你们好好的,小小的打闹不妨事的,我看了也高兴,你是个好孩子。”我蹲的脚麻了,踢几下腿,“阿姨,我走了。”
    “带你的菜了,你哄哄她啊!”
    “阿姨,我真的有事,明天哄她吧,我先走了。”背后是嘱咐,我出了大门,太阳真快落山了。下班就跑到这磨到吃晚饭时间,皮皮有时候是听不进劝的,生气时候从来不推我出门,我抱着哄一会就好了,今天异常!
    游荡了一会,看见韩国菜馆,想起第一次吃冷面的爽,不过秋后吃冷面太冷。推门进去,小姐笑的很好看,舒服啊!这里没有人给我脸色看,但是我知道她看我如同看钞票一样。“还有炕啊!”我发现了小隔间的布帘后的秘密。径直走过去,脱了鞋,盘腿坐到炕上,这么凉呢?看了一眼服务员。
    “先生,冬天才烧火呢!”拿了一个大垫子给我坐,点了份石锅拌饭、狗肉拼盘和牛板筋丝。“先生要什么酒?”我点了下头,“要……要可乐。”
    “是你啊!”门帘一开的瞬间,一个女人的声音冲我说,我抬头看见了静   “你也来吃韩国菜?”静大方的上治好白癜风费用了炕坐到我旁边。
    “没有了,那些正宗的太贵!”
    静笑的很开心,和当年一样,我那时侯很迷恋她的笑,只要有她在,我就在一边看。当年我写了很多诗,其实是写给她的,不过结果是她找了一个有钱的,刚毕业就结婚了。
    “你老公呢?”我问了一个无聊的问题。
    “别提了,离了!”她掏出七星,我忙点了火,静吐了一个烟圈,下嘴唇吐着眼。我没有说话,离婚的话题我不好表态。
    “你呢,结婚了吗?”她身体斜靠过来,眼睛迷离的我心慌。
    “我……我没呢,不过现在有个女朋友。”我摸了几下才摸到烟,是她给我点烟了。
    “老板,来瓶泸州老窖!”静喊着,然后添了几个菜。
    “我不喝酒的,我过敏。”我手足无措起来,在她面前象个孩子。
    静把手搭到我肩头,“你看着我喝,我喝完酒人好看。”我有点心跳得厉害,可是我无法拒绝,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当年文学社的才女,清丽脱俗的无数男生的梦。
    3两酒一口就干,看的我咽唾沫,静笑的很妩媚,眼神不复以前的明媚,成熟女人的味道。“你当年是不是暗恋我来着?”她的问题让我脸红,我点了点头。
    “再来,喝!”又喝了几口,半斤多酒进去了,“现在还想着我吗?”
    “我……你不要喝那么多。”我拒绝回答,“你想没想我?想了就是想了,我不好吗?”自己把上半身摇起来,“我过去的老公就喜欢我,可是他喜欢的是,和年轻女人,第二年就包二奶了!”眼神透着寒,大口的喝着,一斤酒光了。“老板再来瓶。”
    我摇手示意服务员不要了,“你醉了,回家吧。”
    搀了她,她身上的香水很好闻,我打了车扶她上车,到了她家,扶她躺好,静躺在我肩膀上。当年我多希望她能依在我身上,现在我竟没有感觉,难道爱变味了,她的指甲是红色,腮边打了腮红,世俗了!
    她很重,我搬抗着开了门,把她放倒在床上,找了水喝,湿了毛巾放到她头上。脱鞋后,发现她的脚很美,突然我被她抱住,“你陪我好吗?”在我耳边娇喘着。
    “你醉了,好好休息吧。”我推开她,她变的很有力气,我不防备的被她摁在床上,亲起我来。“你没醉!”我
    静手压着我的肩膀,头发扫在脸上很痒,“我当然没醉,一斤酒怎么能醉?”静笑了,我感觉我被一只伪装羊的狼迷惑了。“你喜欢我吗?”静做了一个僚人的动作,把外套脱了,我看见她的胸罩带子,静曲了腿压着我的腿,用手拨我的头发。然后脸贴着我的脸,在我耳朵喘气,我有些眩晕,我的手不知觉的搂了她的腰。
    我猛的推开了她,我不能这么做,“你在玩弄我吧?”我说了一个女人应该对男人说的话。静点了根烟,“我们都有需要吗?你喜欢我,我现在一个人,今晚别走了!陪我好吗?”
    “你休息吧。”我扔了句话,慌张的出了门,心底有种我很鄙视的报复感,那种以前的幻想一刻成为现实,可是却变了味道,变的和商场交易一样,因为是需要,从精神的过渡到了肉体的需要,搀杂的那么一点点情感都被肉体宣泄覆盖了。
    我的心情有些激动,过去的梦在今天夹杂着成功和失望,让我想吼叫。阴暗的楼梯没有灯,我在门前踢到软绵绵的物体。打火机火光下,皮皮靠着门甜甜的睡了,开了门,抱着皮皮,这种感觉让我想起抱静的身体,现在怎么有了要保护皮皮的感觉。
    皮皮醒了,看我抱着她,眨着眼睛亲的一口在我脸上,“你怎么才回来?”
    “我出去吃饭了。”我说的是真话。“我妈让你吃,你不吃?”皮皮从兜里拿出一块布在我眼前晃着,神情激动的说:“我绣好了,你看!”
    我看见上面绣的是一个月亮,下面是一男一女在柳树下相互依偎,人物有的地方绣的跑线了,我却没有笑,我看着皮皮,我好爱她。在我面前这个皮皮,是真实的我的爱人,是真正的爱我的人,我拥有的精神和肉体的爱。
    “皮皮,天黑了,别走了。”我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有治好的吗抱紧了皮皮。
    “你身上什么味,那么香。”我看见了皮皮瞪圆的眼睛,“你混蛋!”我的脸上印了红手印,皮皮摔了门出去了。
    外面的月亮很圆,只有我一个人看,没有柳树也没有女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隱私權條|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柔佛.com  

GMT+8, 2019-4-25 16:38 , Processed in 0.07070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Open Chat.
1
Close chat
Hello! Thanks for visiting us. Please press Start button to chat with our support :)

Start